欢迎访问湖南诺诚华健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全国咨询热线:18692235034

艺术辅导箱:山东心理宣泄器材报价(心理宣泄器材的作用)

发布时间:2022-01-09 21:54:35 人气: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温馨提示:本文约5400字,配图18幅,视频1个,原创不易,感谢您的耐心阅读)

2017年11月22日,是美国前总统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遇刺54周年。在一个月前的10月27日,根据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命令,美国国家档案馆公开了2891份肯尼迪遇刺机密档案,一时间,“肯尼迪”这个名字再次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

肯尼迪1917年出生于美国著名的政治世家——肯尼迪家族,1961年当选为美国第35任总统,时年43岁,是美利坚历史上最年轻的Boss之一,1963年11月22日遇刺身亡。肯尼迪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人物,他身上贴着“豪门阔少”、“花花公子”、“最年轻的总统”等五花八门的标签。特别是其遇刺一案,更是美国历史一大谜团。不过,并不为众人所知的是,肯尼迪还是一名特种部队的忠诚Fans,他在职期间,对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的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至今仍为特种部队所尊崇。

尴尬的军中精英

二战期间,美军中已有类似特种部队的突击队存在,如陆军的游骑兵、美加联合第1特勤队(FSSF),海军的水下爆破队等,这类部队往往承担着常规部队无法执行的高难度任务。20世纪50年代初,为应对朝鲜战争,加上一些看到特种部队特殊作用的高级将领的推动,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得以正式成立。1951年,美军心理战专家罗伯特·A·麦克卢尔少将(Robert A. McClure)任命亚伦·班克上校(Aaron Bank)为陆军心理战部门的特种作战分部负责人,筹建陆军特种部队。1952年6月19日,陆军第一支特种部队——第10特种作战大队(10th Special Forces Group)在布拉格堡(Fort Bragg)正式组建,班克上校为首任指挥官。根据缔造者们的规划,特种部队担负着“从地面、海上、空中渗透进入敌占区,组织、武装、训练、控制、指挥当地反抗势力实施游击战等非常规战”等任务。因此,除了常规作战训练,特战队员还要接受侦察、突袭、爆破、跳伞、暗杀、海外语言文化等特殊技能训练,以及班排、小分队战术训练,每位成员都是战场多面手,以便能够在敌后潜伏一个月甚至更久时间、且能在无法获得己方补给的条件下独立作战。

1953年11月,因为两德关系紧张,“冷战”在欧洲进入对峙高峰期。为应对突发事件和可能出现的敌后作战,第10特种作战大队分出一半人手部署至联邦德国,去负责常规部队无法承担的非常规作战任务;而另一半则在本土被整编为第77特种作战大队。

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东南亚地区战火频发,为防止“多米诺骨牌倒向共产主义方向”,由于特种部队担负着训练友军及地方反对势力武装的特殊使命,美国将第77特种作战大队多支分队部署到亚洲,为南越、泰国、韩国、老挝、菲律宾、印尼等国家以及台湾地区训练部队。1957年在冲绳,这些特战分队被重新整编为第1特种作战大队。

由此至1960年,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的序列中已存在第10、第77和第1特种作战大队(第77特战大队于1960年6月改编为第7特战大队)。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 上图是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的通用臂章(左)和帽徽(右),闪电利剑象征特种部队的性质,帽徽上的西班牙语意为“解放受压迫者”。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 上图是“冷战”时期,驻欧洲的美国陆军特种部队柏林分队,他们承担着在敌后破坏敌军通讯和基础设施的特殊任务,这些被部署在两德对峙前线的特战队员都必须学习德语及当地文化知识,随时为深入敌后做准备。

需要指出的是,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军特种部队在军队中的地位并非如今这般崇高,相反,还相当尴尬。这主要出于当时美国奉行的军事战略,注重常规部队和核武器。因此军中高级将领大都漠视特种部队,认为这种在敌后小打小闹、偷偷摸摸的小部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赢得战争还得依靠百万常规部队、飞机、坦克、大炮和核弹头。这使得特种部队在美军中备受冷遇,甚至到了六七十年代在越南战场等“热战”地区,还有一些美军将领将特种部队作为常规部队来消耗使用的尴尬局面。而其中种种,最典型的一件事便是他们所钟爱的绿色贝雷帽被禁戴。

陆军特种部队成立后,特战队员一直希望能有一件与众不同的配饰,以示自己与常规部队的明显区别。1954年,第77特种作战大队的弗兰克·达拉斯上尉(Frank Dallas)为特战队员们设计并小批量制作了一款全新的绿色贝雷帽,深受战友的喜爱,绿色贝雷帽作为陆军特种部队的非制式军帽,很快在其内部流行起来。1955年6月12日在布拉格堡,特战队员佩戴着绿色贝雷帽参加了第18空降军军长的退役阅兵游行活动,这是绿色贝雷帽在公开场合的首次亮相,引发了轰动,现场观众甚至以为这支与众不同的部队是来自北约的外军代表团。但是,绿色贝雷帽并不为军方首脑认可,因为它的欧洲味道比较浓厚,不符合美军传统,在很多人眼里不够阳刚。1956年,布拉格堡驻地司令保罗·D·亚当斯将军(Paul D. Adams)发布命令,禁止佩戴绿色贝雷帽。不过,这并不能阻止特战队员们在私下里悄悄佩戴。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 上图是1956年在日本冲绳,陆军的特战队员在美国海军的一艘军舰上接受水下爆破训练。注意他们佩戴着绿色贝雷帽。

新统帅带来的春天

随着1961年肯尼迪入主白宫,美军特种部队的境遇得到很大程度上的改善,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期间,东南亚、南美洲等地区战火纷燃。在苏联的支持下,游击战这种颠覆性的战争形式在世界范围内蓬勃发展。为应对这种局面,肯尼迪上台伊始便推行“灵活反应战略”,取代前总统艾森豪威尔奉行的“大规模报复战略”。这一新的军事战略规定,在发展导弹与核武器的同时,加强建设常规兵力,以便美军能应对包括常规战争、核战争、特种战争、局部战争和世界战争在内的各种战争形式。特种部队有了用武之地和明确的任务目标。

1961年4月17-19日,美国发动了入侵古巴的“猪湾事件”并以失败告终。在国际上脸面丢光的同时,也令美军非常规战能力低下的缺陷暴露无遗,加上东南亚战事的不断升级,肯尼迪进一步认识到特种部队在反游击战、反暴乱等非常规战中的独特能力和价值,迫切要求美军组建并继续发展特种部队。1961年5月25日在国会进行名为“国家的紧急需求”的演讲中,肯尼迪声称:“我们的特种部队和非常规作战部队将获得扩充,并根据新的任务进行调整。在所有涉及的部队中,必须格外强调特种作战技能和外语,后者能够使我们的军队与当地百姓交流。”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 上图是1961年5月25日,肯尼迪在国会上进行“国家的紧急需求”的演讲。

值得一提的是,20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美国海军为应对非常规战和热点地区的小规模冲突,也在研究筹划组建新的特种部队。总统的这次国会讲话无疑是最好的支持,乘此东风,新的海军特种部队——海豹突击队于1962年1月初正式成立。在很多人看来,肯尼迪对海豹突击队的诞生也具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 1962年1月初,肯尼迪签署命令授权海军成立海豹突击队。上图是1962年4月13日,肯尼迪在诺福克(Norfolk)海军基地检阅水下爆破队和刚成立的海豹二队队员。

领导的重视往往事半功倍,肯尼迪对特种部队的青睐和关怀,直接反馈到陆军特种部队的就是,绿色贝雷帽解禁了。

1962年10月12日,肯尼迪计划访问布拉格堡的陆军特种作战中心。而在此之前,肯尼迪告知特战中心指挥官威廉·P·亚伯勒准将(William P. Yarborough),让所有特战队员在他检阅部队时佩戴上绿色贝雷帽。很显然,总统知道他们对绿色贝雷帽的特殊情怀,而且总统认为,特种部队担负着特殊使命,他们应该拥有一个能与其他部队明显区别开来的特殊标志。趁此良机,亚伯勒上校立即向上报告,请求批准特战队员公开佩戴绿色贝雷帽。由于有总统的压力,1961年9月25日,美国陆军部发布578636号命令,正式解除绿色贝雷帽的禁令。

10月12日,肯尼迪到访陆军特种作战中心。在现场,肯尼迪与佩戴着绿色贝雷帽的亚伯勒准将交谈,问道:“这看起来相当棒!你相当喜欢绿色贝雷帽吧?”亚伯勒回答他:“是的,总统先生。我们期待它已经很久了。”

在观看了特种部队的汇报后,当天的晚些时候,肯尼迪给亚伯勒发了一封贺信:“我以个人的名义,对今天的成功汇报致以祝贺……特种作战是一个古老而崭新的作战形式,这对于你们来说是一个现实的挑战。我知道,你和你的部下会为我们及整个自由世界迎接这个挑战,并将获得瞩目的成果和回报。我坚信,绿色贝雷帽将成为你们未来战斗的显著标志和荣誉。”这是最高统帅对特种部队的崇高嘉奖和期许。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 上图是1961年10月12日,肯尼迪总统到访布拉格堡。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 上图是10月12日在布拉格堡的特种作战中心,亚伯勒准将向到访的肯尼迪总统做汇报,如今这一幕已经被塑为雕像,永久树立在约翰·F·肯尼迪特种作战中心和学校(SWCS)中。

不久,肯尼迪正式授权,“绿色贝雷帽”作为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的独家制式装备。

1962年4月11日,在一份交给陆军的白宫备忘录中,肯尼迪丝毫不掩饰他对特种部队的支持和喜爱:“绿色贝雷帽是卓越的象征、勇士的徽章,为自由而战的独特标志。”从此,“绿色贝雷帽”成为了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的昵称,更是特战队员荣誉的象征,激励无数特战队员为使命和荣誉奉献牺牲。

一名曾在越南战场服役的前陆军特战队员福利斯特·林德利(Forrest Lindley)这样评价肯尼迪:“是肯尼迪总统重建了特种部队,并让我们得到了心爱的绿色贝雷帽。过去我们都是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偷偷佩戴它,搞得就像猫鼠游戏一样。在总统授权将绿色贝雷帽作为我们的标志装备后,我们都陷入寻找、佩戴真正的绿色贝雷帽的热潮中。我们从加拿大赶制了一批,其中一些是手工制品,被雨淋了以后就褪色。”

肯尼迪对特种部队的支持和建设不仅于此。1962年,肯尼迪在西点军校的毕业典礼上阐述:“非常规战是另一种形式的战争,是由游击队员、暴乱分子进行的战争,是通过蚕食拖垮敌人的战争。这种战争形式需要一种全新的军事理论、非常规部队和超强度的军事训练来进行。”同时,肯尼迪还试图自上而下地影响军队,规定所有军校都要进行反暴乱科目的训练。

遍布海外

在肯尼迪的大力推动下,即便对非常规战和特种部队的持以异议,美国军方还是大力心理产品扩编了特种部队。在1961年后的两年时间里,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的规模增加到4个特种作战大队,另外还有4个新的特战大队在国民警卫队和陆军预备役的编制中,陆军特种部队被大量部署到海外,欧洲、东南亚、中美洲、非洲都有他们活动的身影。

以越南战场为例,特种部队是肯尼迪在越南推行“特种战争”的支撑力量。1961年9月,第7特战大队派遣军事顾问到南越训练南越军队;此后,赴南越的特种部队和军事顾问人数不断增加,1962年为1.1万人,1963年底扩大到1.6万人。陆军特种部队在越南的作战方式,一是以最基本的作战单元——A组(约12-14人)为单位,驻扎在常规部队无法进驻的恶劣地区或北越、越共活动频繁的热点地区,建立特种部队营地,组织、训练、指挥当地武装,对越共进行反游击战,争夺当地人心。另一个是参与1964年1月组建的“研究与观察组”(SOG),从事不为政府所承认的“黑色行动”任务,如越境侦察、心理战、捕俘、破坏、绑架、袭击、暗杀等等。

需要指出的是,SOG是美国军事援助越南司令部(MACV)直辖的专门负责非常规战的部门,有美军各军种的特种部队成员、中情局特工和南越军人参与。在其鼎盛时期,共有美军特种部队2000余人及南越各类军人8000余人。他们的行动模式是以美军特战队员为核心,训练、领导当地军人组成的行动小组执行各类任务。这种“皇军+皇协军”的特种行动模式,直至今天的阿富汗战场、伊拉克战场仍为美军特种部队所使用。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 上图是越南战争期间,“绿贝雷”上士罗伯特·普莱斯(Robert Preiss)与他培训、指挥的南越侦察小组。普莱斯于1970年在老挝心理咨询室布置执行秘密行动中阵亡。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 上图是1965年越南战场上,第5特种作战大队的一个A组的特战队员。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 上图是越南战争时期的一支SOG小分队,其中包括两名“绿色贝雷帽”(后排左一和左三),其他的都是当地人。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遇刺身亡。悲痛之余,其遗孀杰奎琳·肯尼迪(Jacqueline Kennedy)请求由陆军特战队员担任葬礼上的仪仗队组成人员之一,由丈夫生前最喜爱的特种部队送其最后一程。在接到这一特殊任务后,陆军特种作战中心立即选派了46名特战队员于次日奔赴华盛顿。

11月25日,肯尼迪下葬阿灵顿国家公墓。在葬礼上,21名精心挑选的陆军特战队员负责护卫总统灵柩。其中一名特战队员弗朗西斯·鲁迪军士长(Francis Ruddy)摘下佩戴的绿色贝雷帽,将其郑重放在肯尼迪墓前,以表达对总统的敬意和哀思。而这也成为陆军特种部队的一个特殊仪式,每年肯尼迪忌日,陆军特种部队都会在其墓前敬献一顶绿色贝雷帽或与特种部队相关的饰物,以追悼这位热爱特种部队、为特种部队的建设和发展做出特殊贡献的总统。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学校心理咨询室

■ 上图是1961年11月25日在肯尼迪的葬礼上,持枪敬礼的绿贝雷仪仗兵。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 上图是1963年11月28日在肯尼迪墓前,杰奎琳向丈夫做最后的告别。长明灯旁的那顶军帽便是鲁迪军士长的绿色贝雷帽,这顶贝雷帽已经被肯尼迪图书馆永久收藏。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 上图是放置在肯尼迪墓前的那顶绿色贝雷帽的特写。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 上图是2013年11月22日肯尼迪忌日,陆军特种部队退伍老兵拜祭肯尼迪,他们在肯尼迪墓前敬献了一顶绿色贝雷帽。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 上图是2015年10月20日,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组织拜祭肯尼迪的场景。左一是陆军第1特种部队指挥官詹姆斯·E·克拉夫特少将(James E. Kraft)。下图是他们所敬献的花环,中间是绿色贝雷帽上的特种部队帽徽。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另外,为缅怀肯尼迪,布拉格堡的陆军特种作战中心于1985年被重新命名为约翰·F·肯尼迪特种作战中心与学校。如今,这里是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的摇篮,由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部直属,内有6大培训机构:特种部队,特种作战高级技能培训,生存、躲避、逃脱、抵抗培训(即著名的SERE培训),海外地区行动培训,民事行动培训,心理战培训。

总统墓前的绿贝雷:肯尼迪与美国陆军特种部队

■ 上图是肯尼迪特种作战中心和学校内的肯尼迪-亚伯勒雕像。雕塑基座上镌刻着肯尼迪对绿色贝雷帽的评价:“卓越的象征、勇士的徽章,为自由而战的独特标志。”


健康心理 心理辅导个案 硅胶宣泄人
展开